通化鸿孚贸易有限公司:读书,真好!

来自:赣州市硅港蓝科技有限公司

读书,真好!

曾传华

没能在好一点的大学读书,是我人生的耻辱,也是人生最大的遗憾。

倏忽之间,就过了知天命的年龄,有些事也就看得淡了。人生失去的,又岂止是没有享受到好一点的高等教育?不看淡又能如何?

工作后,我是真想读书,虽然脱产进修了两年专科数学,但对我从事的语文教育教学帮助不大。为了成为一个合格的初中语文教师,我只好参加汉语言文学自学考试。“学,然后知困;教,然后知不足。”还真是这样。汉语言文学专科毕业后,我接着参加湖北大学汉语言文学本科函授学习。只差半年就毕业了,我调到一个新的单位,教一个毕业班关系班,担任班主任,校长的女儿就在这个班上。事情也是凑巧,最后一次面授,正赶上我班上的所有科任老师都要去参加文凭提高学习。校长找到我,要我做出牺牲,还搬来了教育站的领导、区里的领导。校长当着教育站领导表态说,今后如果有本科脱产进修的机会,一定为我争取。

得有些领导的话,是当不得真的。说话算数的领导,当然是大多数。人无信不立,能当上领导,这道理肯定是懂得。我这人,有时容易轻信人。对于信任的人,宁可他负我,我绝不负他。看似刚强,其实心软的很,脆弱得很。内心深处呢,也还真存着为那班学生前途负责的念头。后来,这校长如愿高升,省城大学分有一个脱产学习的指标,他却给了另一个人。这本也难怪,人世间很多人都是要人的时候抱在怀里,只是,还是让我很失望,对人失望。

虽然后来又重新参加汉语言文学本科自学考试,顺利地获得文凭,但对这事我心里始终耿耿于怀。就因为晚拿了几年本科文凭,使我失去了一些晋升晋级和更好的发展的机会。

没想到,就在我几乎淡忘了这件事的时候,却忽然接到通知,到陕西师范大学学习二十天,我真是喜出望外,算是圆了我的在好一点的大学读书的梦,尽管是差强人意,但聊胜于无。

陕西师大分两个校区,雁塔区和长安区。通化鸿孚贸易有限公司这次培训学习,就安排在雁塔区。雁塔区是老校区,道路宽敞,教学楼掩映在林木葱茏之中,幽静而清爽,环境十分优美。

教了三十多年的初中语文,虽然我从未放弃过专业的学习,不断地在接受新的教学理念,学习新的手段、方法,算得上是与时俱进,但不可否认,我不是那种聪明人,与真正优秀的语文教师存在着很大的差距,有着很多想不明白的东西,常常有一种使不上力的感觉,或者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读专业书,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帮助解惑。平日里,工作里的琐屑,总弄得人有一种心累的感觉,提不起静心读专业书的兴趣。因此,困惑依然很多。

大学老师,术业有专攻,且站得高看得远。函授时,我听过湖北大学文学院教授们的课,常有醍醐灌顶的感受,可谓受益匪浅,始信古人“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并非虚妄。这次能有这样一个机会,太难得了。尽管这机会确实来得晚了些,孔子有云:“朝闻道,夕死可也。”学习,不分早晚,也未必是完全为了功利。只要弄明白了想弄明白的,不当糊涂虫,有用与否,其实无关紧要。就像保尔所言,回首往事的时候,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为碌碌无为而羞愧,这就足够了。

二十天,学校安排培训的内容丰富而紧凑,正合我意。通化鸿孚贸易有限公司住在学校新西门对面的一个名叫金日鸿孚的酒店里。从酒店到学校,需要横过一道天桥。培训地点,主要是在图书馆三楼的报告厅。通化鸿孚贸易有限公司被安排在学校食堂就餐,从旅馆到报告厅,再到就餐食堂,来来回回,差不多每天要步行一公里左右。听同行的喜欢走路的老师说,手机计步器上每天显示的都是一万多步。

从起床到就餐,再赶往报告厅,时间还真不宽裕。手机闹铃每天都是定在六点半,按时起床,就餐,然后匆匆赶到报告厅,还真有点读书的感觉。

从新西门向里直行,远远地就可以看到一座假山在林木中影影绰绰。假山造型奇特,中空,两端一高一矮,有如颇有古意的两个人。矮者似在询问,高者似在回答。假山上,长着一些矮小的植物,生机勃勃的。

假山正对面,就是图书馆。四周都是树木环围的草坪,绿草茵茵。有的草坪有植物修剪整齐的栅栏。草坪上置有石桌石椅,种植着花草。每次走进校园,都有不少的学生在进行晨读,有的站着,有的坐在石凳上,声音都压得很低。大多是外语系的学生,利用这个时间,在抢背单词。

师大,女孩子多,男孩子少,还有不少金发碧眼的留学生。乍置身其间,环肥燕瘦,花枝招展,像是误入了女儿国。

教授讲课,果然如我预期的那样,高屋建瓴。或引经据典,或借题发挥;或针砭教育时弊,或追溯教育本源;或分析典型案例具体而微,或展示前沿描绘远景宏观博大……但无不生动精辟,给人以启迪。他们既有真才实学,又做足了功课。他们的诲人不倦,亲切和蔼,更是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每次学习,都接近四个小时。有的教授兴致高,中间也不休息。这可苦了我,既怕耽误了教授的精彩授课,又实在被烟瘾熬得难受。偶尔,也急匆匆溜出来,猴急地点燃烟,猛吸几口,然后又匆匆地溜进课堂。报告厅在三楼,图书馆是严禁吸烟的,只好跑到图书馆外。

吃完午餐,回到住宿的酒店,可以休息一下,但不到一小时。晚上不上课,可以自由活动。

当老师,生活虽然有规律,和学生生活相比,是小巫见大巫,但还是不可同日而语的,第一天还挺不习惯,感觉也很累。做老师辛苦,其实,读书的学生比老师要辛苦得多。当惯了老师,就忘了自己也曾经做过学生,常常也就忽略了学生的辛苦感受,作业完成得不理想,或者成绩不可观,就责备学生努力不够,甚至发怒,真是不应该。现在的初中学生,课程门类多,作业重,压力大,有时候,是应该站在他们的角度看问题,多体谅他们的。孔子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想想,说得实在太好了。但是,不少学生对学习目的并不是很明白,还有一种可怕的习性——得寸进尺,常把老师的宽容、体谅,当作软弱可欺,把老师合理的要求当作空气。也就是说,学生未必会领老师宽容、体谅的情。当老师的,谁希望自己的劳动打水漂呢?这个度,确实很难把握。

图书馆的右前方,也是一块很大的草坪。我每次去学习都趁早到的那几分钟,到草坪里的石凳上坐坐。草坪边沿,一大片紫云英开得正盛。朗日下,蜜蜂忙着花上采集花粉,嗡嗡地闹着,好不活泼热闹。一看到蜜蜂,我就感到亲切。采得百花成蜜厚,为教辛苦为生甜。这蜜蜂还真像通化鸿孚贸易有限公司这些当老师的,谁说不是呢?

校园很大,我自始至终也没有走遍整个校区。刚参加学习不久,一次,下午时间教授拖了一下堂,在学校食堂就完餐,已是华灯初上。下着蒙蒙细雨,我看着一些学生在前面走,估摸了一下方向,好像是回旅馆的方向。走着走着,也不知走了多远,觉得不对劲。在我查看手机高德地图的时候,那些学生好像突然消失了,把我吓了一跳。路灯昏黄,四周的建筑,道路,树木,和回去的途中,没什么两样。正好,手机没电了。

碰上一个急匆匆向前行走的打着伞的女孩,我叫住她问路,却是一个留学生,金发碧眼。她说她也不熟,好像是一直往前走。说了声“sorry”,就离开了。

我心想,只要找到大门,就有了参照。我只好硬着头皮一直往前走,也不知走了多久,终于走到了大门边。一问保安,才知道误走到了东门,犯了南辕北辙的错误。很多时候,做事还是不能跟着感觉走、想当然的。按着保安指示的路线,以及地标性建筑,再往前走,左转右拐,终于看到了住宿酒店门前的天桥,才松了一口气。

有树就有鸟。陕师大的校园里,古木参天,间或还有柿子一类的果树,自然也就不缺少鸟儿。除了麻雀、鸽子,我还看到了喜鹊。树下,是读书的学生,树上是叽叽喳喳、飞来飞去的鸟儿,这景象,这画面,很美,很和谐,很温馨。

来陕师大之前,我不是没有担心。像我这样大年纪的人,单身在外,是不是能够习惯,还是个问号。虽然也经常出门旅游,也还有比这更长的,但那是一家人在一起。一家人在一起,走得再远,时间再长,都有家的感觉。有家里人,有亲情,才有家。有意思的是,一置身陕师大的校园,投入到学习中,竟然没有半点不习惯,甚至有些“乐不思蜀”了。

或许,是我太想参加这样的学习了;或许,是这样的机会太难得了吧;或许,是圆了我的梦吧。总之,我满心的都是祥和、充实、幸福。

我不由得感叹:读书,真好!

主营产品:耐腐蚀钢